杜晨什么都没有多问,他太清楚想要在这个社会上立足好奇心是最不能有的。

  挂断了和杜晨的通话以后陆行止将手机放进了抽屉里,饶有兴致的看着手里的资料,这一部分他没有和杜晨说,因为这一部分的确有点意思。

  谢秋香在平城服刑了一周以后因为监狱修整就被送到了北方监狱继续服刑,而那时候程爷也正好在这个监狱,但是的条件艰苦,并没有男女犯人分开关押。

  程爷虽然在服刑,但是程爷在里面过的日子很是舒坦,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只是没有自由罢了。

  资料上显示谢秋香在这期间和程爷关系非常的好,她是程爷的女人,整个监狱都知道。

  谢秋香在监狱里服刑里五年以后就提早出狱了,后来就出国了。

  资料到此戛然而止,其余的就没有了。

  不过陆行止也已经知道了这个谢秋香现在在哪里了。

  程夫人,那个程爷口里的心悠就是这个谢秋香了。

  有意思。

  程夫人和孙夫人竟然是双胞胎姐妹,但是程夫人入狱的期间,孙夫人竟然没有去看望过一次,而程夫人出狱以后,竟然也没有回到过平城寻找过家人一次。

  孙家因为孙笑珊的病这些年的日子过的可拮据了,程夫人跟着程爷不缺钱,只要她肯,解救妹妹一家窘迫的生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

  陆行止拿出打火机将资料全部烧了个精光,看着火盆里跳跃的火苗,他的思绪就跳到了年前回老家时候遇到的那个火车站的疯子。

  陆笑笑说的那些话突然的就跳出了他的脑海里。

  “我朋友说那傻子的老婆是个很漂亮的城里女孩,是当年下乡的知青,知书达理的,学识非常的好,写的一手好字,听说还会弹钢琴。”

  “听说那时候那个村里的人说起她就没有不夸的,她在村子里,很多人喜欢她,村子大大小小的人也很照顾她,都没让她去干过重活累活。”

  陆行止将这两个人的经历在脑海里转了好几遍,会不会是这个谢秋然就是那个疯子不知所踪的妻子?

  因为谢秋然年轻的时候和江瑶真的万分的相像。

  但如果这样的话,那谢秋然的女儿又是哪里来的?

  陆笑笑那天说了,那个老婆子将孙女活埋了,就是因为孩子死了,疯子的妻子才决然的离去。

  孙笑珊不可能是孙夫人捡来的孩子,因为孙笑珊也确实和孙夫人无比的像,而且孙夫人疼孙笑珊也不是假的。

  照顾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二十年,还一点怨言都没有,这只有母爱才做得到。

  陆行止将已经烧完的火盆泼了水收了回去,他坐回椅子上,思绪有些繁杂。

  孩子对不上,也有可能谢秋然和那个疯子没有关系。

  疯子会将江瑶认错,也有可能是巧合而已。

  几秒以后,陆行止突然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等电话通了以后,他直接道:“拿着谢秋然年轻时候的照片去我老家那个县城查一查,对了,可以重点查查那个疯子的老家,问问那个镇上的老人认不认识谢秋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阅读, 转码声明
哇呀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甜蜜婚令:陆少的医神娇妻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